第1349章弄巧成拙气死人

“我为了把那个没用的废物整容成阿衡的样子,整整等了他半年才开始报复你,要是早知道他会这么没用,我早就亲自出马了。”

黑寡妇很嚣张。

但也很坦白。

时然皱起眉头:“你报复我,那是你的选择我没意见,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,还有报复我就冲我一个人来,不要牵扯到我的家人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......”

黑寡妇突然大笑,好像听到好笑的笑话一样,把眼泪都笑出来了。

“时然,人人都夸你聪明,我看你并不怎么聪明嘛,你们江州有句话叫亲者痛仇者快你上学的时候没学过吗?”

“我当然要报复你家人,因为我要让你痛苦,不是短痛是长痛,是那种钝刀子割肉的痛苦!我所有尝过的痛,受过的伤,心头滴血的滋味都要让你尝过一遍!”

“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?好,我现在就来告诉你,因为我爱阿衡,他却死在你手里!”

“你爱阿衡?”

时然觉得意外。

像是黑寡妇这样的女人,是受过训练的,只出卖身体不出卖灵魂。

爱情对她来说应该是封存已久的东西。

或者换句话说,是最不值钱的东西!

但她的神色不像是说谎,事情到这一步也没必要说谎,没有意义。

“对,我爱他!”

黑寡妇斩钉截铁。

“很意外是吧?”

没错,时然是感觉意外。

她虽然保养得很好,但是也不年轻了。

两人的年龄差距不小......好吧,年龄不是问题。

黑寡妇有点得意,有点傲娇:“你们相处那么多年,你也没有完全得到的男人,我得到了。”

“我本来以为后半生有靠,准备金盆洗手,再也不做这种随时掉脑袋的事情,你却要了他的命!”

她目光闪现一抹狠厉,恶狠狠的瞪着时然:“你心可真狠啊,他对你一往情深,你怎么能下得去手?”

时然现在全明白了。

她不想解释什么,跟陷入爱情中的女人,什么都解释不清楚。

“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,过去的事情,我都可以不追究。”她打算放黑寡妇一马。

黑寡妇不领情。

她觉得时然是在虚张声势,可笑,时然以为她黑寡妇手里只有冷锋一张牌吗?

她还有米国富商。

黑寡妇这次来不只是对付时然,还要把江州几大家族都灭了给齐衡报仇!

两人谈话终止。

时然想放她一马,但人家以为时然怕了。

既然话不投机,那就各显神通!

重新回到晚宴大厅。

两个女人仿若谁都不认识谁,各自占一隅。

十分钟后。

黑寡妇手端一杯红酒,款款向时然走过去!

时然在和新任的康部长聊天,没注意到她走过来。

她走到距离时然不远的位置,轻轻踩住前面女人的裙摆。

女人没发现,转身离开,裙摆被踩住身体失衡猛然往前面冲过去!

“啊啊啊啊啊!”

女人花容失色,脸都白了。

女人手里也端着一杯红酒,红酒倾斜出去,对着空中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,尽数都倒在时然裙摆上,一点没浪费。

这还不是最惨的。

最惨的是女人往前踉跄了几步,一下子扑在时然裙摆上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