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她,依旧是尊贵的龙族帝姬!”

静,死亡般的静。

四周只有风吹合欢树“飒飒”作响的声音,吹的红色合欢花漫天纷飞。

“我这个人,别的不行。”

“就是心狠手辣,且格外护内。”

这番话算是直接表态,欺负颜襄便是跟她过不去。

她护内,心狠手辣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。

听到这里的颜襄眼泪“刷刷”直掉,跟不要钱似的直往外涌。

“你……风沧澜你莫要以强欺弱!”老者满脸愤怒斥责出声。

风沧澜下颚仰起睨去,“原来你还知道不要以强欺弱。”

“那你刚才是在做什么?”

看着脸色瞬间大变,跟打翻了调色板似的,五颜六色变换不停。

“以为颜襄后面无人,一族一个小小的军师也敢欺辱当族夫人!敢欺负一族帝姬!”

“怎么,只准你以强欺弱,别人欺你就不行了?”

“这是什么道理逻辑。”

风沧澜连翻逼问将军师逼的哑口无言,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不敢再说什么。

就感觉无论说什么都会被抓住把柄。

军师举了白旗,风沧澜将炮火对准陌玉,“废物!”

“也是你娶颜襄是我不在,否则休想娶到。”

“堂堂灵瑞四族之一的族长,竟然被一个下属逼到这个地步。”

“娶亲之日,三界宾客之前哪轮得到一个下属指手画脚!”

“甚至还命令你做事。”

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族长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