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妙哇哇哭着,“北城哥多爱您和奶奶啊,哪回不是先来看你们?哪回没给你们带礼物。喏,就您手上现在拄着的这根拐杖,还是他在国外给您带回来的呢!还有还有,奶奶现在手上戴的镯子,可是奶奶70大寿那年他熬了几个晚上给亲手做的。这些您怎么都忘了?”

齐妙这些话,全中老爷子的心窝。

一低头看到那拐杖,再看看孙子,手里的藤条再怎么都抽不下去。

见此,老太太赶紧跟上,“老爷子,这都是六年前的事了,北城是什么样儿的人,咱们不最清楚吗?现如今,你别再逼他了,六年前打得还不解气吗?难道真非把他打死不成?”

老太太说着,悄无声息的将他手里的藤条给抽了,不动声色的交给旁人,示意让旁人扔了。

又道:“你看你,动这么大的气,也累了。我扶你进去休息一会儿,听听戏曲,平平心。”

老爷子让老太太给哄走了。

所有人都松口气,可再见齐北城的模样,当下便心疼得不得了。

“四儿,快去打电话找赵医生过来。”俞兰吩咐一声,齐妙立刻擦了眼泪从地上爬起来。

齐芯和着傅磊将齐北城从地上扶起来。

跪得太久了,齐北城脚步有些虚浮。刚要扶着他趴到沙发上休息,齐昊宇飞跑进来,也不晓得当下的情况,只叫道:“二哥,不好了!小果的妈全都知道了,受了刺激,当下就被送到抢救室去,都这么久了还没动静!”

齐北城一震。

俞兰看着齐昊宇,不满的道:“他们家的事,来和我们说什么?”

“我去看看!”齐北城已经站直身子,往外走。

“北城,你不能去!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!”俞兰担心的将他拦下。

齐昊宇这才发现他的不对劲,皱眉,扫到他后背上的血迹斑斑,惊得倒抽口气。询问的看向齐芯,齐芯撇嘴,“爷爷打的。”

“二哥,那你还是在家里休息休息,小果那边有我看着。”齐昊宇道。

可这会儿,齐北城哪里还会听他们的?

“把车钥匙给我。”走到齐昊宇身边,摊了摊手。

齐昊宇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只看着其他人,没有动作。

齐芯知道齐北城此刻的心情——爱情的力量永远超乎自己的想象。

“齐昊宇开车吧,你载他过去。”齐芯叹口气,给齐昊宇拿主意。

“那好吧。”齐昊宇拿着车钥匙扶住齐北城。

俞兰恼起来,“都这副样子了,还去什么医院!不准去!”

“妈!您别管了!”齐芯当下将俞兰拦住。

“我怎么能不管?儿子是我的!他就这么去,也不包扎一下,万一伤口感染了,可怎么办?”俞兰说着说着就嘤嘤哭起来,“老爷子也真是下得了狠手!”

“妈,您别乱说话,一会该让爷爷听了去。”齐芯提醒一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